分享按钮
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双鸭山新闻网  >  皇家国际娱乐,澳门皇家赌场  >  杂文
平和冲淡,意蕴隽永
//shuangyashan.dbw.cn  2019-11-12 08:28:01

——读《园花寂寞红》

彭忠富

  季羡林先生说,有生必有死,这是自然规律,谁都逃不过。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,秦皇汉武,还有唐宗,想方设法,千方百计,想求长生不老。到头来仍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只落得黄土一抔,我辈平民百姓又何必煞费苦心呢?季羡林之所以有如此感叹,源于他家波斯猫咪咪临终前不辞而别,走得干净利索,一点儿痕迹也不留。已入人生暮年的季羡林通过多年养猫和观察敦煌壁画,领悟出老人要看淡生死,不要怕寂寞,不要像《红楼梦》里的老祖宗成天让年轻人围着自己转。

  季羡林从小就喜爱小动物,同小动物在一起,他觉得怡然,坦然,安然,欣然。不像同人在一起那样,应对进退、谨小慎微,斟酌词句、保持距离,感到异常别扭。季羡林特别喜欢养猫,每天耐心地给猫喂水投食,收获许多快乐。就算猫咪在他写作时撒尿在稿纸上,他也坚决不肯拍打小猫一下。此外,季羡林也喜欢养花。但是他既少空闲,又无水平。买几盆名贵的花,总养不了多久,就呜呼哀哉。因此,为了满足寓己的美感享受,他只能像北京人说的那样看“蹭”花,倒也别有一番乐趣。

  年近九旬的季羡林读书、写作、会客、开会,再加上伺弄花草和养猫,每天的日子过得有条不紊。而这些生活日常都成为了他的散文素材,进而给我们呈现出一篇篇平和冲淡、意蕴隽永的美文来。众所周知,季羡林曾被誉为国学大师、学界泰斗和国宝,然而他在散文创作上也成就不菲。季羡林曾在《漫谈散文》中谈到,他认为散文的精髓就在于“真情”二字,材料要真实,感情要真挚,这样才能打动读者。此外,散文创作也要结构谨严,炼字炼句。如果能做到淳朴而不乏味,流利而不油滑,庄重而不板滞,典雅而不雕琢,那么就是散文佳作。

  在东方出版中心最近推出的散文集《园花寂寞红》中,我们能够领略到季羡林散文创作的独特韵味。本书包括雪猫扑影、藤影荷声、春宵轻梦、馨爱市井等六辑,选收了季羡林“老猫”“园花寂寞红”“我的童年”等五十余篇生活美文。这些散文无论咏物、忆旧,还是叙事、写景,表现出作家观察事物、认识世事的独特眼光和深刻思想,抒发其真情实感,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中感悟哲理和诗意,给人以深刻启迪。本书在每辑开头配以齐白石之作,以期呈现季羡林人生中陪伴他的亲朋、爱宠,与之邂逅的绿植、四季,还原其豁达又蕴含寂寞底色的人生。

  以《怀念母亲》为例,季羡林六岁就离开母亲到城里居住,后来因为在外求学,更是跟母亲聚少离多。母亲四十多岁去世后,季羡林觉得自己就成了没有母亲的孤儿,“一个缺少母爱的孩子,是灵魂不全的人。我怀着不全的灵魂,抱终天之恨。一想到母亲,就泪流不止,数十年如一日。”从这些情真意切的描述中,可见季羡林对母亲的深深怀念。古人云,父母在不远游,对于经历过私塾教育的季羡林来说,想必母亲早逝对他的打击更大。在德国求学期间,季羡林更加怀念母亲,以至于“夜里梦到母亲,我哭着醒来。醒来再想捉住这梦的时候,梦却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作者:    来源:    编辑:贺佳
相关文章
版权所有 @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
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